广州白云机场出租车乱象:强行拼车,翻倍要价

2016-02-23 《新快报》  
分享到

乘客投诉广州白云机场的士拒载、拼车如家常便饭,新快报记者暗访 发现有的哥竟无视执法甚至暴力抗法

新快315 踢爆消费潜规则

随着今年3·15脚步临近,如果您在衣、食、住、行等消费过程中遇上了侵权,如果您了解某些行业中不为人知的内幕,请赶紧拿起电话或上网联系新快报报料平台,新快报记者将第一时间与您联系,派出记者深入调查暗访,联合相关部门及时跟进,将种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一一曝光。

今年3·15,新快报还将联合广东广播电视台《经视报告》、《今日关注》、《今日一线》三大栏目,在知名律师的帮助下,一同为维护您的正当权益而倾尽全力。

2月19日晚上11时许,广州地铁机场南站最后一趟地铁开出,广州白云机场出租车候车区的旅客明显增多,排起了百米长龙,多名执法人员在场维持秩序。春运期间,这样的情形几乎每晚都在上演。现场虽然看似井然有序,但仍有不少司机试图“顶风作案”,即便是执法人员就在旁边,他们仍想尽办法“多捞一笔”,甚至还出现拉拽执法人员衣服、强行驾车逃避执法等暴力抗法的情况发生。而当执法人员在凌晨2时陆续离开后,的士司机更肆无忌惮地拉拢拼客、漫天要价,市民打的变得难上加难。

乱象 1 涨价

排队等的士要一个小时

到顺德要双倍价钱才肯走

大年初五零时许,冯先生搭乘的航班抵达白云机场。由于此时地铁已经停运,冯先生便拉着行李箱来到机场B区的出租车候车区。“一去到我就惊呆了,候车的队伍排得很长,而且最前面那里老半天都不动。”冯先生说,自己排队等了近一个小时,走到距离上车点较近的位置时,才发现该处的情况一团糟。

“那些的士就停在那里不肯走,一直在和排队的乘客讨价还价,旁边有机场工作人员站着看,根本不管。”冯先生说,当他好不容易终于排完队上了车,和司机也谈好了价钱,司机却坐在驾驶位上一动不动,表示要再载一名客人才肯走。冯先生见对方铁了心要拼客,无奈下车,拉着行李去旁边搭乘机场大巴回市区。

“我以为过年这几天没执法人员上班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,没想到在17号,都大年初十了,我老婆带着儿子回来的时候,也是和我一模一样的遭遇。”冯先生说,近年自己多次在凌晨从机场返回市区,“因为打车而搞得如此闹心还是头一回”。

除了冯先生一家外,住在顺德的周小姐同样向新快报记者大吐苦水。“我是18号回来的,那时候快凌晨3点了,上了的士后,司机一定要拼客或者要我给双倍钱才肯走。”周小姐说,由于担心安全问题,不想和陌生人拼车,自己唯有同意出双倍车钱,“打个的花了我700块,都赶上半张机票的钱了”。

乱象 2 拒载

想去附近酒店 却被劝下车

嫌目的地太近 声称不识路

20日凌晨1时许,在上客区附近,两名旅客搭上了一辆车牌为粤AY5××6的的士,但这辆的士却一直停在原地,任凭交委的人如何劝说司机均不走。车上的女乘客小慧告诉新快报记者,她和朋友刚从上海飞到广州,想让司机在附近帮忙找个酒店,“但不知为何他不愿意去”。随后,小慧等人只能无奈地从的士上取下行李,换乘一辆酒店的接驳车离开。该司机逗留十几分钟后,搭载了另外两名旅客离开了机场。

随后,在上客区附近,新快报记者遇到了刚从四川老家过完年返穗的陈先生。他告诉新快报记者,他住在白云区人和镇附近,由于与机场距离较近,他在排队时问了好几个司机,都被告知“这个时间点根本没人愿意去人和,除非给到比平时高几倍的价钱”。但陈先生并未放弃,排了半小时队,终于在上客区上了一辆的士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的哥得知目的地是人和后,立即将车驶到一旁停下,声称自己“不懂路”,还拿出手机导航软件查了好一会儿,但就是不肯开车。由于赶时间,陈先生唯有下车,随后花了100元和陌生人拼车离去。

旁边一名正在等客的的士司机黎师傅告诉新快报记者,小慧之所以被拒载,是因为离上车区数公里就有酒店了,司机如果兜乘客到远的酒店,又有被投诉的风险。而像陈先生那样的情况,则因为在春运期间的凌晨时分,如果不是花都、白云本地的的士,要么直接拒载、要么就会拼客。“这些地方太近了,很多司机都是空车跑四五十公里来到机场,而且起码等半小时才能接到客,所以一般车费150块以内的都是不愿意去的”。

乱象 3 拼客

上车前帮拿行李承诺“马上就走”

上车后车门一关甩头“多拉一个”

凌晨1时许,新快报记者排到了候车长龙的最尾端,当即有多名自称是司机的男子问记者去哪里,当听到目的地是“花都新华街”后,均表示“至少要200,否则不去”,记者随后通过手机软件查悉,这段路程的车费参考价仅为38元。

随后,也有司机对记者表示,120元可以去花都,但要和另外一个同样去花都的乘客拼车。见记者有所犹豫,司机又连忙说“收你80算了”,并叫记者到上车点往前一点的地方上车,以避开执法人员。

除了正规排队的司机拼客,与候车乘客隔了三条车道的马路上,有司机直接将的士停在马路边,跨过1米多高的围栏和川流不息的车流上前揽客、拼客。“靓女,你绕到前面有个口”,只见一个刚谈成生意的司机一边拿着女旅客的行李箱,一边“指挥”女旅客如何翻越栏杆。“你先在车上坐一下,马上就走”,该司机关上车门后又翻过栏杆并回过头说,“我拉多一个,很快”,而后继续到“长龙”中拉客。数分钟后,该司机又拉到一个男乘客,直到看到有交警过来,他才慢悠悠地将车驶离。

一名机场工作人员称,司机口中的“马上走”,几乎都是骗人的,有时因交警驱赶,拼的客不够多,司机还有可能会上浮“讲定”的价钱。新快报记者看到,几乎每隔几分钟,警车就会呼啸着从该社会车道驶过,违规搭客的的士多是开到隔壁车道躲避,当警车停下驱赶时,这些的士才会不情愿地往前开,更有部分的士会在警车走后又绕回来。而旅客在搭乘这种的士时风险极高,除了行李有可能被抢走外,在翻越栏杆横穿三条车道时也是隐患重重。

乱象 4 抗法

违规加价 司机还抓伤执法人员

拼客被阻 强行开车驶离险伤人

拒载、加价等都是交委明令禁止的,也是在执法现场要重点查处的,而有些猖獗的司机,除了违规营运外,还暴力抗法。20日零时许,一辆牌照为粤A4EB××的的士在上客区搭上一名男乘客后不愿开车。执法人员让其快点开走,该车在开出近10米后又停了下来,该执法人员见状又上前督促其快点开走,但未果。

随后,该男乘客刘先生告诉执法人员称,他上车后告知司机要去白云新市,几十元的路程司机要价100元,“我不同意,坚持打表,他让我打另外的车,我坚决不下车”。而后该执法人员要求司机下车处理并伸手拔车钥匙,的哥拒绝拔钥匙并与执法人员撕扯在一起,执法人员的手腕处被拽伤、衣服也被撕破。随后该执法人员报警称遭遇暴力抗法,刘先生表示愿意作证。

20日零时50分许,一辆车牌号为粤AY2H××的的士在从上客点载了一名乘客后,又将车辆停靠到一旁,企图再拉一个客人。一名手持执法记录仪的执法人员见状后上前劝说,并要求司机出示相关证件。只见该司机非但不配合,还从驾驶位上走出,一边推搡执法人员,一边喊道,“拿什么证啊,你不让我拉客啊?”而后该司机见执法人员不肯让他关车门,又立马换脸说:“不好意思啊。”但见执法人员仍不肯给他关车门,司机径直坐回驾驶座,不顾敞开的车门和拉着车门的执法人员,强行驾车前行,好在执法人员及时松手,不然极可能被拽倒。

分享到: